文化产业研究院:陈增露-读《论语》一得

发布时间:2014-04-30 10:45  点击:次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文章作者:张恒  (责任编辑:张恒)

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读《论语》一得
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中国国际孔子文化促进会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   陈增露
   
   
   
  近读国学,发现宋海峰老师编著的《论语》和朱熹的《论语集注》无论是在内容上还是在注释上都存在一些差异。
  宋海峰老师编著的《论语·阳货篇第十七》中有:子路曰:“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难矣哉!不有博弈者乎,为之犹贤乎已。”,译文也是:子路说:“整天吃饱了饭,什么心思也不用,真太难了!不是还有玩博和下棋的游戏吗?干这个也比闲着好。”
  同样的一篇,朱熹在《论语集注》中却是:子曰:“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难矣哉!不有博弈者乎,为之犹贤乎已。”注释也是:圣人非教人博弈也……
  而下面的一章就都是:子路曰:“君子尚勇乎?”子曰:“君子义以为上。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,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。”这是子路问孔子答。
  遍观《论语》,其文除记录孔子的论述、孔子与弟子的问答、孔子与鲁哀公等其他人的问答、孔子的生活起居外,还有孔门十哲中的有子、曾子、子贡、子夏、子游、颜渊等的言论。未见子路的。其实,要论勇武过人子路自是不凡,然其在孔门弟子中无论德行、言语还是政事、文学均属平平,很难说出“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难矣哉!不有博弈者乎,为之犹贤乎已。”之类的话。这就像前段时间有人说《沁园春·雪》是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写的一样,是完全不可能的。胡乔木的女儿也说他爸爸没有参加过长征,没有那种体验不可能写出《沁园春·雪》。
  由此看来,上述言论当属子曰。
  还有,对于“博弈”的解释,宋老师说是“玩博和下棋”,没具体说玩博是什么,很容易让人理解为赌博;朱熹说是“博,局戏也。奕,围棋也”。同样让人一头雾水。
  《康熙字典》中说:“六博,局戏。”那么什么是局戏呢?据《汉典》:局戏,弈棋之类的游戏。那弈棋又是什么呢?据《汉典》:奕有两种含义:1.古代称围棋。2.下棋。朱熹也说:奕,围棋也。
  既然“奕”是围棋,那“弈棋”的“棋”指的又什么?会是现在的中国象棋吗?
  有据可考的“象棋”,其雏形是战国时期的“六博戏”。如:《楚辞·招魂》中有“蓖蔽象棋,有六博兮;分曹并进,遒相迫兮;成枭而牟,呼五百兮”。《说苑》载:雍门子周以琴见孟尝君,说:“足下千乘之君也……燕则斗象棋而舞郑女。”春秋战国时的兵制,以五人为伍,设伍长一人,一个军官五个兵共六人,当时作为军事训练的足球游戏,也是每方六人,现在称“参军”为“入伍”就源于此。所以反映在当时的“象棋”上也是以每方为六枚棋子,称“六博戏”。
  秦末楚汉战争之后,象棋吸纳了楚汉战争中的作战形式、用谋斗智的精华,逐渐完善至明代使其定型为现在妇孺皆知的“中国象棋”。据史料记载,“楚河汉界”在古代的荥阳成皋一带,该地北临黄河,西依邮山,东连平原,是历代兵家兴师动众的战场。公元前203年,刘邦出兵攻打楚国,项羽粮缺兵乏,被迫提出了“中分天下,割鸿沟以西为汉,以东为楚”的要求,这便成为象棋“楚河汉界”的来历。
  唐代象棋有了一些变革,有了“将、马、车、卒”四个兵种之分。这也是与当时的军事战争紧密联系的。到了宋代,因火炮的发明,象棋又增加了“炮”,又因出谋划策和筹集粮草的人士对战争的重要作用,还增加了“士”、“相”。
  象棋对弈中,隔“河界”列阵对垒的红方和黑方,同样是楚汉两军隔鸿沟对阵的模拟。当年,刘邦率领义军在芒砀山起义,并亲自在山上斩死一条大白蛇,这就是民间流传很久的“高祖斩蛇”的故事。传说,刘邦将大白蛇斩死后,一位老妇人哭着找上山来,说他的儿子就是白帝的儿子,化作白蛇上山游玩,被亦帝的儿子杀死了。说完,老妇女倏地不见了。这个故事意味着当时的秦朝(秦朝以金德,崇尚白色)就要被新的王朝所替代。自从斩杀白蛇后,刘邦便自称是赤帝的儿子,也就特别喜欢红色,连军中的大旗都改为红色(汉朝以火德,崇尚红色,按照古代五行相生克的理论火克金,汉取代秦)。而项羽则喜欢黑色(黑为水,按照五行相生克的理论水克火,意味着楚会灭汉),他穿的衣服,披挂皆为黑色,就连骑的乌骓战马也都是黑色的。 “红帅黑将”大概由此而来。
  将帅不能照面,凡是会下象棋的都懂得。双方将帅不能直接照面,也是从楚汉相争而来的。 据有关史书记载,在楚汉大战中,汉王刘邦曾在广武山上对着西楚霸王项羽破口大骂(这符合刘邦无赖的个性),结果被楚兵用箭射中,差点丢了性命。所以中国象棋规定将帅不能照面,如要照面,先出现的一方判输。这就好比被对方射中了。
  象棋对弈开局的双方谁先走棋,也有约定俗成的规矩,这便是俗语所谓的“红先黑后,输了不臭”,意思是让红方先走棋,其实这种游戏规则也源于楚汉战争。当楚汉相约“鸿沟为界,中分天下”之后,又是汉军先越鸿沟攻楚,最终歼楚军于垓下,有了输赢的定论。这些反映到棋局上,就形成了“红先黑后”的俗语。
  象棋棋子的布列、棋子行进路径及职能作用,更是古代战争的模拟。在河界前沿阵地上,兵卒列队,出击时徒步迎敌。布列在二道阵地上的炮,有轮承载,若无阻碍,可长驱直入,若有棋子为炮架,便可越过炮架直线炮击其最近的棋子。在第三道阵地上,由“米”字构成的城垣外,车马相严阵以待,“车”是古代战争利器,坚固威大,进敌阵如入无人之境;“马”为挂鞍铁骑,腾挪跳跃,所向披靡;“相”则以田为径,在营盘城外,管理农事,筹募粮草,为军队提供后勤保障;“米”字城池里,由文武侍卫和出谋划策的幕僚组成的士守卫保护着将(或帅)使之能往来城中,调度兵马迎敌。从这里似乎可以看到楚汉战争中的刘邦和项羽、萧何与项伯、张良与范增、韩信与钟离昧、樊哙与项庄的影子。
  综上所述,《论语》中的“博”应该就是《康熙字典》中的“六博”, 亦即《楚辞·招魂》中有“蓖蔽象棋,有六博兮”的“六博”,是中国早期的象棋雏形而不是现在意义上的中国象棋,而 “弈”无疑就是围棋。


  • 友情链接